药品降了价,品德不能差--财经--公民网

更新时间:2019-01-26

  在“4+7”集中带量洽购下,采购方对药品的用量跟回款都给了保障,中标药企不再担心高昂的流利成本。这种情况下,原来药企通过医药代表“公关”及“带金销售”的市场推广模式,将很难维系。

  带量采购,上海已经先行试点3年。3家当地的三甲医院都表现,这多少年应用中标的国产仿造药,并未浮现质量问题。本来,当初上海自建了一套药品“质量综合评价指标体系”,对入围招标药品的出产、考试、流畅、环保等各环节都有认证和尺度,药品中标后还有持续的跟踪检查。上海的这套教训,已被纳入此次“4+7”集中带量采购当中。

  业内人士与专家表示,在保障药品用量和回款的条件下,药企愿意以价换量,且仍有利润空间;中标药品要通过国家一致性评价,象征着质量有把控;降药价,重要是通过带量采购下降营销成本,无需挤压研发本钱,还促使药企用疗效、翻新来竞争,有助行业提质进级。

  监管连续加码


  “4+7”的招采规则写得很清楚:入围药品为通过国家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或原研药。这象征着,药品格量是有保障的,不是只顾便宜不管好坏。

  举世无双,在被调研的17家“落选”药企中,未料到对手大幅降价、自身不愿降落流通成本的,因此未能入选的,不在少数。

  推动行业升级

  药品价格降了,品质会不会受影响?药企的踊跃性,又该如何保障?

  挤水分

  仍有利润空间

  

  核心阅读

  有人担忧:药价降了,患者会不会因而吃到劣质药?

  倒逼药企翻新

  这次“4+7”带量采购的25种药品,平均降价52%。然而,就算砍半价,药企也还是有利润空间的。审计署曾做过两次考核,发现很多药品的生产成本只占药价的一小部分,所以即便降一半,利润空间仍有保障。

  药品集中带量采购,药价下降了,药品会否质量不保?药企会否粗制滥造、不再花钱搞研发?

  上海的实际力证,加强监管能够确保药品质量的稳固坚固。上海带量采购试点3年多来,对中标药品所有批次的测验成果全部合乎国家检验标准,每批次近红外光谱检测均显示质量牢固。

  有药企敏感捕捉到,竞争规则已经改变。一家中标企业的负责人说:“新的竞争规矩,正在倒逼药企做出决定:要么转变,要么淘汰。”药品采购新举措,对晋升我国医药产业集中度、提升药品立异才干和国际竞争力存在主要意思。

  据理解,所有15家中标药企,出于盘踞市场、取代原研药、转型新产品等起因,均表示:在保障药品用量和回款的前提下,可能考虑以价换量,压减流通成本。

  《 公民日报 》( 2019年01月23日 08 版)

  保质量

  在一些医药专家看来,此次“4+7”出现药企“红海搏杀”的局面,属于预感之中。大降价,降下来的是药品在流通环节的虚高水分。由于“4+7”采购方承诺中标药品的用量和回款,这才让一些药企主动砍掉市场推广、公关营销的费用。再加上中标药企大多操纵着原料来源,成本基本锁定,所以敢于大幅降价。

(责编:仝宗莉、杨曦)

  控制流通成本

  要废止患者和医生对国产仿制药的不信赖,需要医院加强对医生的用药引导,也需要医生加强对患者的阐明说明。上海交大医学院从属瑞金医院药剂科主任卞晓岚先容,上海第一批试点时,有药品降价80%,患者起初不大信任,而通过一段时间的使用,打消了对质量的疑虑。这有赖于病院与药师、护士和临床医生的沟通。

  那么,降药价会不会给药企泼冷水,打击他们创新的踊跃性?

  而原本市场占优的一些药企,这回却吃了“败仗”。某大型药企销售经理说,还真没料到竞争对手这么敢降价,“药品想进入市场,有很高的流通成本,先要想办法进医保,再进各地招标,最后要进医院,结果药价被代理商和医药代表层层推高,在良多地区都是这种情形。”斟酌到药品市场推广要花钱,该药企“保守”报价,终极与中标失之交臂。

  “阿托伐他汀钙片,原价39.5元,中标价6.6元。”北京嘉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商务总经理李成福介绍;“孟鲁司特钠片剂,原研药卖6.4元,咱们卖3.88元,降价后仍能坚持公平利润。”上海安必生制药技能有限公司总经理季冉说道。

  促竞争

  药品集中带量采购,带来的降价是怎么个降法?

  当然,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刚开始试点,在一些方面仍有探索的空间:例如,货源是独家好仍是两三家更合适?怎么更好地跟踪评估药品德量?监管局部之间的联动怎么增强?这些问题的答案,还需要在实际中进一步摸索、寻找。

  药品需经评测

  “从前,有些药企靠‘公关’来竞争。当初,则要通过疗效、性价比来竞争。”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养梁鸿说,“‘活下来’的药企,才有渴望做大做强。”

  近日,“4+7城市药品集中带量采购”试点引起热议。据悉,这11座试点城市的25种中标药品,原来采购价为每年77亿元,当初仅需19亿元。有评论称,这是“史上最能砍价”的招采改革。

  “2015年上海刚试点时,很多医院科主任不愿用中标仿制药,觉得药价太廉价,可能质量差。但多少年实行下来,却发明成果不错。这次‘4+7’中标的仿制药都通过了国家一致性评价,我们就更敢拍板用了。”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药学部主任林厚文说。

  此外,还有“厮杀”异样激烈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。中标企业深圳信破泰,最早在国内通过一致性评估,但遭遇到了采用廉价策略的竞争对手。于是,该药企下信念,从60.3元降价到22.26元,最终赢得竞标。“带量采购的前提下,咱们可以大幅降价。”信破泰区域商务经理曾智表示。

  有医药专家判断,在提质创新的过程中,行业阵痛期断定是有的。只有去掉医药行业低效、散乱的部分,中国才华从仿制药大国变为仿制药强国。

  近日,国度药监局又出台了《对加强药品集中洽购跟利用试点期间药品监管工作的告知》,这将有助于进一步为中标药品的品质保险保驾护航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这次有两家外企成为“黑马”,实现了原研药“专利悬崖”――原研药吉非替尼片降价76%,福辛普利钠片降价68%,比周边国家和地域价钱低25%以上。阿斯利康制药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,为了中标,他们的吉非替尼片已降至寰球最廉价。

  首先,降药价的起因,主要是通过带量采购降低了生产、营销成本,并不须要挤压研发成本。此外,创新药的研发更多还是靠风投、科创板等资本市场的融资,和仿制药的销售利润关系没那么大。